新闻中心

当前位置 :主页 > www.420033.com >
《宋史文天祥传
* 来源 :http://www.3438000.net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9-10-16 03:59

  《宋史》卷四一八,列传第一七七 吴潜 程元凤 江万里 王爚 章鉴 陈宜中 文天祥 文天祥字宋瑞,又字履善,吉之吉水人也。体貌丰伟,美晳如玉,秀眉而长目,顾盼烨 然。自为童子时,见学宫所祠乡先生欧阳修、杨邦乂、胡铨像,皆谥“忠” ,即欣然慕之。 曰: “没不俎豆其间,非夫也。 ”年二十举进士,对策集英殿。时理宗在位久,政理浸怠,天 祥以法天不息为对,其言万余,不为稿,一挥而成。帝亲拔为第一。考官王应麟奏曰: “是 卷古谊若龟鉴,忠肝如铁石,臣敢为得人贺。 ”寻丁父忧,归。 开庆初,大元兵伐宋,宦官董宋臣说上迁都,人莫敢议其非者。天祥时入为宁海军节度 判官,上书“乞斩宋臣,以一人心” 。不报,即自免归。后稍迁至刑部郎官,宋臣复入为都 知,天祥又上书极言其罪,亦不报。出守瑞州,改江西提刑,迁尚书左司郎官。累为台臣论 罢。除军器监兼权直学士院。贾似道称病,乞致仕,以要君,有诏不允。天祥当制,语皆讽 似道。时内制相承皆呈稿,天祥不呈稿,似道不乐,使台臣张志立劾罢之。天祥既数斥,援 钱若水例致仕,时年三十七。 咸淳九年,起为湖南提刑,因见故相江万里。万里素奇天祥志节,语及国事,愀然曰: “吾老矣,观天时人事当有变,吾阅人多矣,世道之责,其在君乎?君其勉之。 ”十年,改 知赣州。 德祐初,江上报急,诏天下勤王。天祥捧诏涕泣,使陈继周发郡中豪杰,并结溪峒蛮, 使方兴召吉州兵,诸豪杰皆应,有众万人。事闻,以江西提刑安抚使召入卫。其友止之,曰: “今大兵三道鼓行,破郊畿,薄内地,君以乌合万余赴之,是何异驱群羊而搏猛虎。 ”天祥 曰: “吾亦知其然也。第国家养育臣庶三百余年,一旦有急,徵天下兵,无一人一骑入关者, 吾深恨于此。故不自量力,而以身徇之,庶天下忠臣义士将有闻风而起者。义胜者谋立,人 众者功济,如此则社稷犹可保也。 ” 天祥性豪华,平生自奉甚厚,声伎满前。至是,痛自贬损,尽以家赀为军费。每与宾佐 语及时事,辄流涕,抚几言曰: “乐人之乐者忧人之忧,食人之食者死人之事。 ”八月,天祥 提兵至临安,除知平江府。时以丞相宜中未还朝,不遣。十月,宜中至,始遣之。朝议方擢 吕师孟为兵部尚书,封吕文德和义郡王,欲赖以求好。师孟益偃蹇自肆。 天祥陛辞,上疏言: “朝廷姑息牵制之意多,奋发刚断之义少,乞斩师孟衅鼓,以作将 士之气。 ”且言: “宋惩五季之乱,削藩镇,建郡邑,一时虽足以矫尾大之弊,然国亦以浸弱。 故敌至一州则破一州,至一县则破一县,中愿陆沈,痛悔何及。今宜分天下为四镇,建都督 统御于其中。以广西益湖南而建阃于长沙,以广东益江西而建阃于隆兴,以福建益江东而建 阃于番阳,以淮西益淮东而建阃于扬州。责长沙取鄂,隆兴取蕲、黄,番阳取江东,扬州取 两淮,使其地大力众,足以抗敌。约日齐奋。有进无退,日夜以图之,彼备多力分,疲于奔 命,而吾民之豪杰者又伺间出于其中。如此则敌不难却也。 ”时议以天祥论阔远,书奏不报。 十月,天祥入平江,大元兵已发金陵入常州矣。天祥遣其将朱华、尹玉、麻士龙与张全 援常,至虞桥,士龙战死,朱华以广军战五牧,败绩,玉军亦败,争渡水,挽全军舟,全军 断其指,皆溺死,玉以残兵五百人夜战,比旦皆没。全不发一矢,走归。大元兵破常州,入 独松关。宜中、梦炎召天祥,弃平江,守余杭。 明年正月,除知临安府。未几,宋降,宜中、世杰皆去。仍除天祥枢密使。寻除右丞相 兼枢密使,使如军中请和,与大元丞相伯颜抗论皋亭山。丞相怒拘之,偕左丞相吴坚、右丞 相贾余庆、知枢密院事谢堂、签书枢密院事家铉翁、同签书枢密院事刘岊,北至镇江。天祥 与其客杜浒十二人,夜亡入真州。苗再成出迎,喜且泣曰: “两淮兵足以兴复,特二阃小隙, 不能合从耳。 ”天祥问: “计将安出?”再成曰: “今先约淮西兵趋建康,彼必悉力以捍吾西 兵。指挥东诸将,以通、泰兵攻湾头,以高邮、宝应、淮安兵攻杨子桥,以扬兵攻瓜步,吾 以舟师直捣镇江,同日大举。湾头、杨子桥皆沿江脆兵,且日夜望我帅之至,攻之即下。合 攻瓜步之三面,吾自江中一面薄之,虽有智者不能为之谋矣。瓜步既举,以东兵入京口,西 兵入金陵,要浙归路,其大帅可坐致也。 ”天祥大称善,即以书遗二制置,遣使四出约结。 天祥未至时,扬有脱归兵言: “密遣一丞相入真州说降矣。 ”庭芝信之,以为天祥来说降 也。使再成亟杀之。再成不忍,绐天祥出相城垒,以制司文示之,闭之门外。久之,复遣二 路分觇天祥,果说降者即杀之。 二路分与天祥语,见其忠义,亦不忍杀,以兵二十人道之扬, 四鼓抵城下,闻侯门者谈,制置司下令备文丞相甚急,众相顾吐舌,乃东入海道,遇兵,伏 环堵中得免。然亦饥莫能起,从樵者乞得余糁羹。行入板桥,兵又至,众走伏丛筿中,兵入 索之,执杜浒、金应而去。虞侯张庆矢中目,身被二创,天祥偶不见获。浒、应解所怀金与 卒,获免,募二樵者以蒉荷天祥至高邮,泛海至温州。 闻益王未立,乃上表劝进, 以观文殿学士、 侍读召至福,拜右丞相。寻与宜中等议不合。 七月,乃以同都督出江西,遂行,收兵入汀州。十月,遣参谋赵时赏、谘议赵孟溁将一军取 宁都,参赞吴浚将一军取雩都,刘洙、萧明哲、陈子敬皆自江西起兵来会。邹?以招谕副 使聚兵宁都,大元兵攻之,?兵败,同起事者刘钦、鞠华叔、颜斯立、颜起严皆死。武冈 教授罗开礼,起兵复永丰县,已而兵败被执,死于狱。天祥闻开礼死,制服哭之哀。 至元十四年正月,大元兵入汀州,天祥遂移漳州,乞入卫。时赏、孟溁亦提兵归,独浚 兵不至。未几,浚降,来说天祥。天祥缚浚,缢杀之。四月,入梅州,都统王福、钱汉英跋 扈,斩以徇。五月,出江西,入会昌。六月,入兴国县。七月,遣参谋张汴、监军赵时赏、 赵孟溁等盛兵薄赣城,邹沨以赣诸县兵捣永丰,其副黎贵达以吉诸县兵攻泰和。吉八县复其 半,惟赣不下。临洪诸郡,皆送款。潭赵璠、张虎、张唐、熊桂、刘斗元、吴希奭、陈子全、 王梦应起兵邵、永间,复数县,抚州何时等皆起兵应天祥。发宁、武军、建昌三县豪杰,皆 遣人如军中受约束。 江西宣慰使李恒遣兵援赣州,而自将兵攻天祥于兴国。天祥不意恒兵猝至,乃引兵走, 即邹?于永丰。?兵先溃,恒穷追天祥方石岭。巩信拒战,箭被体,死之。至空坑,军士 皆溃,天祥妻妾子女皆见执。时赏坐肩舆,后兵问谓谁,时赏曰“我姓文” ,众以为天祥, 禽之而归,天祥以此得逸去。 孙 、彭震龙、张汴死于兵,缪朝宗自缢死。吴文炳、林栋、刘洙皆被执归隆兴。时赏 奋骂不屈,有系累至者,辄麾去,云: “小小签厅官耳,执此何为?”由是得脱者甚众。临 刑,洙颇自辩,时赏叱曰: “死耳,何必然?”于是栋、文炳、萧敬夫、萧焘夫皆不免。 天祥收残兵奔循州, 驻南岭。黎贵达潜谋降,执而杀之。至元十五年三月, 进屯丽江浦。 六月,入船澳。益王殂,卫王继立。天祥上表自劾,乞入朝,不许。八月,加天祥少保、信 国公。军中疫且起,兵士死者数百人。天祥惟一子,与其母皆死。十一月,进屯潮阳县。潮 州盗陈懿、刘兴数叛附,为潮人害。天祥攻走懿,执兴诛之。十二月,趋南岭,邹?、刘 子俊又自江西起兵来,再攻懿党,懿乃潜道元帅张弘范兵济潮阳。天祥方饭五坡岭,张弘范 兵突至,众不及战,皆顿首伏草莽。天祥仓皇出走,千户王惟义前执之。天祥吞脑子,不死。 邹?自颈,众扶入南岭死。官属士卒得脱空坑者,至是刘子俊、陈龙复、萧明哲、萧资皆 死,杜浒被执,以忧死。惟赵孟溁遁,张唐、熊桂、吴希奭、陈子全兵败被获,俱死焉。唐, ? 广汉张栻后也。 天祥至潮阳,见弘范,左右命之拜,不拜,弘范遂以客礼见之,与俱入厓山,使为书招 张世杰。天祥曰: “吾不能捍父母,乃教人叛父母。可乎?”索之固,乃书所过《零丁洋诗》 与之。其末有云: “人生自古谁无死,留取丹心照汗青。 ”弘范笑而置之。厓山破,军中置酒 大会,弘范曰: “国亡,丞相忠孝尽矣,能改心以事宋者事皇上,将不失为宰相也。 ”天祥泫 然出涕,曰: “国亡不能救,为人臣者死有余罪,况敢逃其死而二其心乎。 ”弘范义之,遣使 护送天祥至京师。 天祥在道,不食八日,不死,即复食。至燕,馆人供张甚盛,天祥不寝处,坐达旦。遂 移兵马司,设卒以守之。时世祖皇帝多求才南官,王积翁言: “南人无如天祥者。 ”遂遣积翁 谕旨,天祥曰: “国亡,吾分一死矣。傥缘宽假,得以黄冠归故乡,他日以方外备顾问,可 也。若遽官之,非直亡国之大夫不可与图存,举其平生而尽弃之,将焉用我?”积翁欲合宋 官谢昌元等十人请释天祥为道士,留梦炎不可,曰: “天祥出,复号召江南,置吾十人于何 地! ”事遂已。天祥在燕凡三年,上知天祥终不屈也,与宰相议释之,有以天祥起兵江西事 为言者,不果释。 至元十九年,有闽僧言土星犯帝坐,疑有变。未几,中山有狂人自称“宋主,有兵千人, 欲取文丞相。京城亦有匿名书,言某日烧蓑城苇,率两翼兵为乱,丞相可无忧者。时盗新杀 左丞相阿合马,命撤城苇,迁瀛国公及宋宗室开平,疑丞相者天祥也。召入谕之曰: “汝何 愿?”天祥对曰: “天祥受宋恩,为宰相,安事二姓?愿赐之一死足矣。 ”然犹不忍,遽麾之 退。言者力赞从天祥之请,从之。俄有诏使止之,天祥死矣。天祥临刑殊从容,谓吏卒曰: “吾事毕矣。 ”南乡拜而死。数日,其妻欧阳氏收其尸,面如生,年四十七。其衣带中有赞 曰: “孔曰成仁,孟曰取义,惟其义尽,所以仁至。读圣贤书,所学何事,而今而后,庶几 无愧。 ” 论曰:自古志士,欲信大义于天下者,不以成败利钝动其心,君子命之曰“仁” ,以其 合天理之正,既人心之安尔。商之衰,周有代德,盟津之师不期而会者八百国。伯夷、叔齐 以两男子欲扣马而止之。三尺童子知其不可。他日,孔子贤之,则曰: “求仁而得仁。 ”宋至 德祐亡矣,文天祥往来兵间,初欲以口舌存之,事既无成,奉两孱王崎岖岭海,以图兴复, 兵败身执。我世祖皇帝以天地有容之量,既壮其节,又惜其才,留之数年,如虎兕在柙,百 计驯之,终不可得。观其从容伏质,就死如归,是其所欲有甚于生者,可不谓之“仁”哉。 宋三百余年,取士之科,莫盛于进士,进士莫盛于伦魁。自天祥死,世之好为高论者,谓科 目不足以得伟人,岂其然乎!白小姐开奖结果